中交一航局电子版-第1189期(2017年9月11日) - 第01版:第01版
 
期次查询  |  全文检索  |  返回版面  |  返回首页

“跃出”地平线

——— 中交汇通横琴广场主塔楼首层施工记

作者:刘志温 王晹?

  八月的珠海,依然被30多度的高温所笼罩,只要稍微活动一下便会湿透全身。溽热空气灼烤下的中交汇通横琴广场主塔楼施工现场,一根十几米高的钢圆柱却被严实罩了起来,三个全副武装的焊工围住一个钢柱正屏气凝神地作业。
  “正在焊接的钢圆柱,就是主塔楼的重要组成———外部框架结构。”四公司项目部技术主办李广慧指着这个圆形“巨无霸”说道。超高层建筑,就是由这种外围框架结构与内部主体核心筒两部分组成。“但我们施工的钢圆柱却有所不同,单根直径达2.8米,厚55毫米,是国内房建领域中尺寸之最。”要完成全部12根钢柱的焊接,考验着焊工“铁杵成针”般的耐力与技巧。
  “我们要将两节钢柱一点点融化成铁水,再严丝合缝地融在一起。每个钢柱连接处都需要由内向外焊接九至十层,焊缝达27道,所有焊缝总长更长达240米。”满脸汗水的焊工比划着说。由于容易受外界影响,保持焊圈均匀是他们在焊接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难点。
  “有时甚至我们的心跳和呼吸都会对焊缝产生影响。长舒一口气都可能挪动焊枪位置,影响焊圈的均匀。”焊工说,为此他和工友研发了一个新的面罩工艺,用线缆在面罩内部做一个圈,用嘴吊着面罩,两只手握住焊枪,就能更好保持稳定。
  为保证焊接质量稳定,不论天气如何酷热,钢圆柱仍必须使用加热设备持续加温。“我们的体感温度足有 70度,感觉像捧着火炉般。”焊工说。克服影响焊接质量的诸多困难后,项目部安排三人一组,不论刮风下雨24小时不间断作业。
  除了焊接,钢圆柱从加工制作到吊装的每个环节,都绝非易事。“钢柱加工时,我们几乎找遍具有规模加工能力的加工厂。调研后发现,国内仅有一家可满足加工条件。”李广慧回忆说,钢柱的吊装也非轻而易举,为将如此大的钢柱成功吊装,项目部甚至动用了房建领域极为罕见的500吨汽车吊作业。“尽管开始之前对难度有所预料,但没想到会有这么难。”
  无独有偶,核心筒施工也同样一波三折。“我们自己调侃,房建领域中很难的施工,被我们一次性赶上了。”项目总工张保卫笑着说。常规超高层建筑核心筒多为规则的矩形或正方形,但横琴广场主塔楼却是类似橄榄球的弧形。“这种结构在国内非常少见。即便有十几年经验的钢筋班组长都连连咂舌,直呼弧形核心筒结构还是第一次。”
  弧形墙会造成有角度的阴阳角,特别是不规则的阴角难度很大,这对模板施工带来很大困难。弧形结构施工的第一关,自然是模板拼装,需要做好弧度控制。“我们使用的钢框木模板,将单元钢框木模拼装成弧形的大模板,大模板最大板块高4.6米、宽6.6米,如此大的模板还要控制出精确弧度,对我们是不小的考验。”施工员曾翔说。
  与普通模板拼装不同,钢框木模这样的大模板需要一块块进行拼装,一点点地找弧度。“我们设置了许多的测量参考点,在两个模板之间垫一个铁片,不断根据轮廓调节铁片的深度和厚度。循环往复多次后,经验也丰富了不少。”李广慧说。模板拼装可以一次次调整中试错,但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摆在了项目部面前:施工作业面的合理规划。
  “主塔楼交叉作业多,狭窄的区域内,我们需要科学安排好动臂塔吊、钢筋绑扎、爬模以及混凝土浇注等四部分施工的精确位置,保证竖向位置不相互干扰。”张保卫说,在项目部每日组织召开的协调会上,每家协作队伍的要求都离不开“作业面”三个字。
  主塔楼施工是一层层循环作业,且越向上作业面越窄,必须提前科学规划好各工序的施工顺序。“这需要丰富的经验和明晰的规划。”张保卫说,项目部和分包队伍经历过至少三轮的争执和讨论,“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,有人主张优先保证钢板剪力墙,有人提出爬模要紧密跟进,还有人主张预埋件施工最重要。”在一次次面红耳赤的争论中,一个科学的组织计划正式出炉。
  “在不断推演中,我们制定出三种方案,并探索出一套最佳的施工顺序,保证了连续的流水作业。”张保卫说。历经两个多月的奋战,主塔楼首层于8月中旬成功封顶,未来的地标建筑已然跃出地表。
验证码:
本版其他文章
最新评论
请您注意
·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·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·本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·您在本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,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
·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版权所有:中交一航局  在线投稿
服务提供:中国医药新闻信息协会  中国内刊网    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