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交一航局电子版-第1192期(2017年10月11日) - 第04版:第04版
 
期次查询  |  全文检索  |  返回版面  |  返回首页

我 欠 发 小 一 套 工 装

作者:□文/马广承 图/刘艺




  国庆、中秋双节叠加,趁着8天长假,我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农村老家。
  走下公交车的那一刻,我真的有点懵,竟然认不出眼前的道路和方向。这几年农村变化太大了,原先车站两侧的平房不见了踪影,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楼房,沿街一楼全都是商铺,变成商业一条街。正当我东张西望找寻回家那条小路的时候,一辆小货车“嘎吱———”一声刹停在我的旁边,随即从摇下的车窗露出一张黝黑的脸:“呀,这不是马大哥吗?”“啊?是老四?”
  我口中的“老四”叫李占春,比我小两岁,是光着屁股一块长大的玩伴儿。虽说我们两家是邻居,可这些年我们各奔东西极少见面,更没有联系,但儿时结下的那种淳朴的感情却一直留存在心底,见了面就感觉格外亲。
  不多时,车停在了我家门前。“哥,你把东西先放回屋里,到我家吃饭。”我知道推辞也没用,就按着他的吩咐把行李箱放进老屋,转身走进老四独门独院的两层小楼。
  坐上大炕,端起酒杯,他一言我一语拉起了家常。“哥,你这些年都在大连吗?”“嗯,一直在大连。”“啥单位啊?干啥活?”“在中国交建下属的一个单位工作,就是修路。”“中国交建?中……”听到我的回答,老四端起的酒杯停住了,现出异样的表情。“怎么了?”我问。“我就在中国交建的工地上干过活啊,在内蒙,修那个叫什么来着……哦,对了,京新高速!”
  他放下酒杯,打开了话匣子。他说,那是两年前,他到京新高速临白段第三标段工地打工,在工地开铲车,一干就是两年。他虽然是个农民工,但在京新工地摸爬滚打的两年里,跟中交有了很深的感情。
  “我们干的那段是三标段,我在第十分部打工,三十多公里长呢!”他往嘴里倒了一口酒,接着说道:“那个地方路况差,材料、设备什么的进场难,一开始进度让别的标段落下了。我刚去的时候正赶上施工大会战,我们黑白抢工期,终于干到了全线第一!”他越说越兴奋,“有一次我们攻克一个小山丘,八台挖机、三台铲车一起上阵,干了一宿就把山头削平了,旁边标段的一个经理都伸出大拇指夸我们能干!”
  听着他有板有眼地介绍,我的眼前立刻浮现出戈壁滩上大会战的情景。也是在前年施工最紧张的日子里,我正好出差去过临白三标段,对那个如火如荼的场景有着很深的印象。于是我接过话茬:“老四,我也去过三标段,看见过热火朝天的大干场面。可惜不知道你当时也在那干活啊!”
  “真的?可不是咋地,要是知道哥也去了,一定请你喝酒。”“呵呵,哪有酒啊,那地方吃菜都困难!”
  “也是啊,那可真是鸟不拉屎的地方,没水、没电、没路、没有人烟,电话打不通,一年四季刮大风,从来没在这么苦的地方干过活。”也许是在京新吃了太多的苦,也许是这会儿酒精起了作用,这个在我印象中倔强刚强的汉子此时变得感慨颇多。他随后话题一转:“哥,你知道吗,我是最后一批离开京新工地的。活没完的时候恨不得早点离开,路修好了又有点恋恋不舍了。看着宽阔平坦的大道,真有成就感,挺自豪的!不过也有个小小的遗憾……”“啥遗憾?”“我特别喜欢你们中交人穿的那身工装,早就想整一身穿上,可是一直没好意思张这个嘴。”
  “你也不在工地干了,还要工装干吗?”“穿着帅气呗!再说我来年还想到你们包头的项目上打工呢。哥,你要是有空余的就给我来一套呗!”
  看着他孩子似的眼神,我无法拒绝,借着酒劲顺口答应:“行,没问题!我那有好几套旧工作服,回去就给你发快递。”“真的哥?太好了!来,喝酒!”
  两个酒杯碰撞出清脆的响声,我一饮而尽,脸上一阵燥热。酒喝完了,饭也吃了,我却“欠”了发小一身工装———这节过的!

特别推荐:

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,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,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

验证码:
本版其他文章
最新评论
请您注意
·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·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·本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·您在本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,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
·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版权所有:中交一航局  在线投稿
服务提供:中国医药新闻信息协会  中国内刊网    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