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交一航局电子版-第1197期(2017年12月1日) - 第04版:第04版
 
期次查询  |  全文检索  |  返回版面  |  返回首页

父 亲 的“谎话”

作者:□文/陈 灵

  施 工 单 位 就 是 如 此,一年到头难得回家。想家了便往家里打个电话,但多半是母亲接,父亲也偶尔接,说得更多的是:“家里有什么好想的,你在外出息比什么都重要!”口气像是有没有我这个儿子都无关紧要。可事实并非如此,听母亲说逢年过节我要是赶不回去,父亲便爱喝闷酒,并不停地念着我。看他如此,母亲便忍不住要给我打电话,可没等按下三个数就又被父亲给挂断了……回家前问父亲想要什么礼物,他都会很干脆地拒绝我道:“家里啥都有,你们城里人的东西不适合我……”偶尔还提高嗓门:“你别乱花钱,我啥也不稀罕!”但真给他带回去礼物了,最多就是皱着眉头数落我两句,转瞬便眉开眼笑地向街坊邻居显摆去了。
  之后,母亲离开了,我便反复劝父亲来城里共享天伦,可父亲恋旧情重,执意不肯。我只好隔三岔五地打电话问问,不过来回也就那么几句,吃饱、穿暖、别累着!偶尔提及请父亲进城的事,父亲依然态度坚决地回绝我。
  前些天,父亲打来电话说:“明天给你送点冬白菜,自家种的,绿色环保健康!”我看天冷便回绝道:“这大冷天的,你折腾啥,这点白菜才值几个钱呀!”挂断电话后,心里还数落父亲一番。心里想着父亲不会算账,一张火车票和一袋冬白菜孰轻孰重都不知。然而近几日,父亲手机总会占线,从十分钟、一刻钟到半小时,这是以往从来没有的。我问他跟谁通话?他要么搪塞我要么胡乱说,对此我也没放在心上。前几日,正巧请假回家办点事,本想把消息告诉父亲让他开心,可他手机始终占线,听筒那边传来的一直是:“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……”到家后我没好气地质问父亲:“你又跟谁通话呢?这段时间怎么总这样?”父亲勉强地笑着,连声说道:“没谁没谁。”他手里攥着张纸条,正往口袋里塞,我一手夺过来,上面全是电话号码,每个号码后边还标着张经理、李经理等等。一头雾水的我问父亲这是怎么回事。父亲指着那些号码低声说:“这是房屋中介的,这是推销保险的……”“这段时间您都是和他们在通话?”我瞥了瞥父亲。父亲从鼻孔里“嗯”了一声。我立马责怪起父亲:“你不看新闻吗?这些都是骗钱的,专骗你们这样的老人,你怎么那么不让人省心!”父亲赶紧解释道:“不管他们怎么说,我肯定不会花一分钱!”我紧缩着眉头,提高嗓门道:“你和他们有什么好聊的,指不准哪天你就被他们给洗脑了!”父亲突然像做错事的孩子嗫嚅着:“跟他们就是闲聊,纯粹是为了解闷。我想去看你,可你总是忙,我怕打扰你,也怕你嫌我烦。你妈走后,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……”父亲的声音越来越小越轻,我的心情却越来越沉越重。
  回去的路上,我反复品嚼着父亲的话,也想起那日他要给我送冬白菜,鼻梁禁不住酸涩得厉害……

特别推荐:

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,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,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

验证码:
本版其他文章
最新评论
请您注意
·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·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·本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·您在本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,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
·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版权所有:中交一航局  在线投稿
服务提供:中国医药新闻信息协会  中国内刊网    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